Skip to Primary Content Skip to Footer Navigation
loading

Route 66 Museum Chinese Translation

translated by Xinhai

返回所有翻译

袁心海翻译

1. 美洲原住民的贸易之路
早在66号公路建成使用之前,美洲原住民部落就已经创立了第一条所谓的路。他们平凡的足迹搭建起了这条贸易路线,连接了现在的亚利桑那州到太平洋地区。各个部落大范围的在西部的各个角落进行贸易,这使得贸易路线更加广阔。贝壳,石子,宝石和编制的篮子至今仍有一些还在被使用。
根据记载,胡安奥纳特是第一个到访这片区域的欧洲人,并在1604年第一次记录了美洲原住民的生活信息。1776年,天主教的传教士弗朗西斯科·加尔塞斯神父,也到达了此地,并添加了更详细的信息。例如当地莫哈维、华拉派和哈瓦苏派的部落十分欢迎传教士,并与他分享了通往太平洋的路线,帮助他向东通过了他们的领地到达莫基人(霍皮人)的部落。

Route 66 follows early Native American trade routes

2. 三十五度平行线
加尔斯神父被认为是第一个将足迹遍布于贸易路线的欧洲人,并且他的旅行记录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未知的大陆。
如今,被早期的贸易路线环绕这片区域被叫做“三十五度平行线”,用来表示通过北亚利桑那州的纬度线。以“比尔马车路”为起点,三十五度平行线在历史上奠定了东西部交通的基础,其途径旧国家公路,最后成为连接西南的美国66号公路的一部分。
这一部分独一无二的美国66号公路,始于科罗拉多河,穿过特曼镇的黑山,穿过金曼镇的山谷和山地景观区,沿途有如旗杆般的松树,如画布般的沙漠,并在之后成为了贸易路线。这是美洲原住民的选择,自然地成为了一条独特的风景线。

3. 大迁徙
在当时,很多迁徙者也在这里开辟出了自己的路。在山区徘徊的毛皮商人和淘金者,一直在北亚利桑那州和科罗拉多河一带寻找着珍贵的货物。1810年到1820年,大迁徙运动带来了大量的移民,更加拓宽了美洲原住民的原本的路径。因为谣传西部有广袤的土地,美国人民开始了他们的朝太平洋迁徙的传统。
1851年后,洛伦佐-锡特格里夫斯船长首先绘出了第一张这片区域的技术地图。经过几个月的研究工作,他建议以35度平行线为基础建立一条公路来取代其他在西部已经存在的路线。锡特格里夫斯的发现为他在66号公路的历史上赢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特曼镇为了纪念他,将镇外一座3652英尺(1113米)的高山用他的名字来命名。

4. 爱德华·比尔中尉骆驼集团
在19世纪初,越来越多的人移民到西部地区,对于一条“防冻”的路径的需求越来越强烈。1857年,时任布坎南总统任期的战争部部长批准爱德华F.比尔海军中尉测量并开发这样一条路线。路线要尽可能的靠近35度平行线,这样就能够提供一条全天候的路径,又尽可能的避免了亚利桑那州南部反对派支持者严重的影响。
以洛伦佐-锡特格里夫斯船长的发现作为基础,比尔中尉和他的团队一行44人,包括12辆马车和120头牲畜,从新墨西哥州的迪法恩斯,去完成他们的使命。
除了大篷车队中的马匹、骡子和狗,他们还有刚刚从埃及进口的25匹骆驼。比尔团队的其中一部分任务也包括,为军方测试在西南的区域能否使用骆驼。

Lt. Beale Camel Corps

5. 比尔马车路
凭借着一些指引和优秀的骆驼,比尔的团队在出发后49天到达了科罗拉多河。比尔在随后的几年又进行了几次调整,尤其是缩短了泉水之间和障碍区的距离。
这次远征使得比尔马车路成为了有联邦资助的第一条马车路。400英里(644公里)的道路总共耗资5万美金(每英里125美金),完成这个项目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如今的现代公路,例如新波士顿中心主干道的高速公路:7英里公路耗资100亿美元,耗资将近22500美金每英寸。
如今,比尔马车路仍有一部分被保留了下来,并且也是能够通行的66号公路的组成部分。

6. 先驱的艰难困苦
众所周知,尽管他们是基本上相同的道路,19世纪50年向西的旅途要比20世纪50年代在66号公路行驶困难的多。对于先驱们来说,能否在美国“主路” 上轻松的获得充足的食物,庇护所以及水源,无疑是一项极大的挑战。
找到水源几乎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管是家庭还是牲畜都需要充足的补给。泉水或其他水源的距离严格限制了每日的行近距离,甚至于有时他们必须要在出发前等待季节性降雨的到来。
当定居者如涓涓细流不断流淌在原住民的土地上时,他们与美洲原住民的冲突也就在所难免。根据很多当时的文献描述,很多的迁徙者对当地的部落很不友好,因此遭受到了报应。但是其他的迁徙者由于很好的对待了当地的部落,受到了热情的欢迎。两方人员的抵触和畏惧最终导致了频繁的冲突。
粗糙的小径,摇晃的马车,人畜的疾病,强盗肆意以及短缺食物也是这些决定向西去的家庭所面临的艰难。

7. 第一辆马车
1858年,在比尔中尉的团队已经完成了马车路的前期调查工作几个月之后,迁徙者已经迫不及待的想驶入这条新改建的比尔马车路。
第一批尝试这条新路的先驱,由几个家庭在L.J Rose的带领下组成。有了向导侦查水源,使得这些家庭在一起粗狂的生活变得稍微轻松了一些。人们也意识到,当穿越不熟悉的地方时,“人数上的安全”是很有效的。
当到达科罗拉多河时,由于一些家庭急于要给牲畜提供水源,这些家庭分成了几个小组。莫哈韦人被外来因素煽动,他们怀疑这些家庭可能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定居。

8. 定居者和印第安人之间的战争
在印第安人的攻击下,有8至9名移民死亡,15至16人受伤。莫哈韦人伤亡情况则不明,但是可能会更高。面对印第安人强大的武力和不断的侵略,移民不得不放弃了的大量装备和牲畜,狼狈的撤退到山上。当和其他幸存者重新集结后,恐惧和疲惫的家庭决定回到东部去,他们说服了其他的马车队,并退回到了阿尔伯克基。
罗斯团队所遭受屠杀的消息激起了美国人民的恐惧和暴行。需要推行新的举措来保护成百的行驶在在比尔路上的移民家庭。在1859年,科罗拉多河畔建成了莫哈韦要塞。莫哈韦要塞的建立被证明是一项成功的策略,它可以收容和庇护恐惧的旅行者。令人感兴趣的是,比尔在1857年的旅行中曾经指出,他认为在科罗拉多河必须要有军事力量来保护移民不受莫哈韦人的侵犯。

The Indians attacked and 8 or 9 of the emigrants were killed with 15 or 16 wounded.

9. 草原篷车
陆地上的先驱使用的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有顶棚的马车,这种马车被叫做草原篷车。有蓬马车穿越草原就如同船只行驶在海洋上。典型的先驱者马车看上去很像农场马车,有着铁框架来支撑顶棚。当这些马车满载货物开始在陆地上的远征,车上通常并没有乘客的空间。因此,大多数的西征者在他们的马车旁步行。

10. 铁路的到来
铁路的到来意味着比尔马车路区域经济的快发展。火车为大量农产品和矿产通过西部提供了运力。
1866年通过的太平洋铁路法案,使大西洋铁路公司和太平洋铁路公司能够在35度平行线修建铁路。当修筑太平洋铁路陷入经济困难时,艾奇逊-托皮卡-圣达菲铁路公司购买了该公司的控股权。从1880年到1883年,路易斯金曼考察了从阿尔伯克基到科罗拉多河,途径加州尼德尔斯的路线。新的线路能够与南太平洋铁路连接,提供了一条可靠的跨国货物运输和服务的途径。
尽管铁路的修建仅仅是一项纯的功能创新。但是在移民们的眼中,它象征了一种自由和权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向西迁徙开始快到难以想象。不谋而同的是,美国66号公路和铁路一样,在世纪交接之际,同样代表了自由。未开发的处女地同样也吸引了好奇的旅行者。
1915年,老的国家公路成为了第一条由大西洋海岸到太平洋海岸的公路,旅行者开始体验同巨大的机器一起旅行。这其中一部分公路,在1926年成为了新设立的美国66号公路,穿越北亚利桑那州的旅途使得一些美国人首次尝试了带枪乘车。(现在仍是66号历史公路上盛行的一项消遣)
铁路与西部永远的联系在了一起,因为铁路很多城镇才有了今天的繁荣。客运和货运铁路,包括圣菲达铁路公司仍与“母亲之路”平行,每天有将近有80列火车从博物馆旁驶过,你可能已经听到了!

11. 我们需要一条坦途
美国人民对汽车的热爱是自从第一辆汽车离开组装线开始的,并且这份热爱一直保持到今天。随着驾车旅行的出现,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需要越来越多的路。此时,各个州都出现了良好道路协会,亚利桑那州也不例外。州的北部和南部的协会为了资金开始竞争。怀特海德博士和电影演员安迪迪瓦恩的父亲汤姆代温代表莫哈维县说服了州政府,得到了足够的自己支持,在北亚利桑那州旧的道路的基础上进行了修建和改善。这条道路就是后来的美国66号公路。

ca 1920 - Residents leveling in preparation for National Old Trails Hwy, what would become Route 66, courtesy of the Mohave Museum of History & Arts.

12. 愤怒的葡萄
……他们从其他支路走上66号公路,从乡间土路到马路,66号公路是母亲路,是奋斗之路……
上文摘自约翰斯坦贝克的小说“愤怒的葡萄”,永远不朽的66号公路是美国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
大萧条时期,1929年股票市场的崩盘带来了了不可思议的困难。没有失业保险和社会保障,在银行破产,房产被收回,存款蒸发的窘境下,许多穷困的家庭强行被他们周遭的荒凉的环境中驱逐。别无选择,他们收拾好自己微薄的财产走上需找工作的道路。66号公路成为了通往更好未来“向西”的生命线
或许成功马上就要来临,但是在前往加州的道路上,很多人在经历了长途跋涉后,找到的仅仅是困难和绝望。直到20世纪30年代二战的爆发,带来了国家的新气象,为失业人口提供了就业机会,66号公路才走出生命中悲惨的篇章。

13. 黑色风暴事件
在1931年至1939年期间,美国中西部地区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当农作物干旱死亡之后,黑色龙卷风就开始了。如图所示,堪萨斯的罗勒,尘埃云纵横几英里横穿平原,细沙和泥土覆盖了一切。废墟和被沙尘暴摧毁的建筑一起成为了大萧条时期,人们走上66号母亲路,离开农场去加州找更好生活的原因。尽管有超过20万人向西部的加州迁徙,只有不到16000留在了沙尘暴区域。很多人在一个月之内就返回到了家园。66号公路对于留在中西部并且坚持到底的人更为重要。公路连接了罗斯福以工代赈和经济复苏的新项目。从1933年到1938年,各个州的失业人员被政府雇佣,成为筑路工人。最后,在1938年,从芝加哥到洛杉矶的66号公路彻底铺砌完成。

By Credit: NOAA George E. Marsh Album - Source: original upload 7 March 2005 in english wikipedia by w:en:User:Brian0918; there from http://www.photolib.noaa.gov/htmls/theb1365.htmSource: original upload 7 March 2005 in english wikipedia by w:en:User:Brian0918; there from welding training,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35911

14. 更美好的生活?
20世纪30年代的干旱和萧条使得超过20万人满怀希望的从中西部向加州迁徙。其中的大多数人的生活并没有过得更好。他们聚集在帐篷营地中,只警方强制驱赶他们时,他们才会继续向前。在66号公路加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边界,加州政府树立了官方的警示牌来提醒这些移民回去,因为他们并不被加州欢迎。和民间的认知相反,只有8%的移民留在了加州。几个月之后,大部分的移民返回到了中西部。

15.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38年从芝加哥到洛杉矶的66号公路通车。在二战前夕通车对于战争最后的结果尤为重要。在战争期间,高速公路可以提供快速的动员能力。在二战起初,军方选择在西部建立训练基地,因为这里有良好的气候,并且有地理隔离因素。这些训练基地,包括金曼陆军机场炮兵学院,就坐落于或靠近66号公路。在战争期间,军方征用了铁路,这导致了卡车运输业的繁荣发展。尽管汽车产量从1941年的370万辆减少到1943年的610辆,但是载重超过30万磅的卡车产量却大幅提高。在战争期间,卡车运输了50%的军用物资。在66号公路上,经常能看见几公里长的运输部队和装备的护送车队。

Bugs Bunny was the Kingman Army Airfield Base Mascot on WWII

16. 1950史蒂贝克第四代冠军车型
厂家建议零售价1487美元
冠军车型是史蒂贝克售价最低的车型
1852年,史蒂贝克兄弟在印第安纳州的南本德开了一个铁匠铺。在独立战争期间,他们开始为美国陆军生产马车。1868年,史蒂贝克兄弟中的四人成立了斯蒂贝尔兄弟制造公司。在20世纪初期,史蒂贝克开始生产电动汽车和汽油机汽车。
1954年,史蒂贝克公司和帕卡德公司合并为史蒂贝克帕卡德公司。他们梦想着成为美国第四大汽车公司,去挑战通用汽车,福特和克莱斯勒。他们的梦想最后变成了梦魇。帕卡德曾经是美国最畅销的豪华汽车,在1958年退出市场。史蒂贝克也在1966年停止了生产。
史蒂贝克是唯一一家从开始制造移民者的马车,到高性能汽车的跨越了114年历史的公司

1950 Sutdebaker on display in the Arizona Route 66 Msueum

17. 柏马剃须膏
1925年,奥德尔想到了一个能挽救他父亲濒临倒闭的刮胡膏事业的措施。他购买了很多二手的标志牌,在上面覆盖并印上自己的广告口号,用木桩钉在地上。就这样,第一个柏马剃须膏的广告牌诞生了。尽管第一个广告牌并不押韵,但确实一首简单的散文:
更现代的剃须方式

有益皮肤
医师推荐
柏马剃须膏

不久之后,广告牌的散文就换成了诗歌,而读柏马剃须膏的标示成为了风靡全国的消遣。旅行者沿途收集并哼唱这些新的小调。这些诗不仅使得柏马剃须膏销量大增,公司也用这些标示来传递公益信息:

通过
校区
减速
让“小剃须刀”们
成长

但是最主要是关于男士皮肤护理的广告

有一位男孩
女孩们忘记了
他温柔的线条
但是忘不了
他的平滑下巴

时光荏苒,剃须的方式也随之改变。这家公司遇上了财政危机。1963年年初,菲利普莫里斯收购了这家公司。自此柏马剃须膏的广告消失了么?你最好还是旅途中看一下路旁。不用说,你会发现

柏马剃须膏
你可能会在
博物馆旁边
发现他们哟

Burmashave sign along Route 66 in Arizona

18. 战争之后
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破坏效应并没有随着和平时期而减缓。战争之后,美国人民的流动性比之前更高。许多在战争期间去西部受训的人决定从多雪地带迁徙到美国南部的阳光地带。从1945年到1960年,66号公路沿途的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人口增长率从40%到上升到74%。

19. 公路贸易
人口显著的增长带动了新公路旁的商业发展。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加油站,汽车旅馆和餐厅在战后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木屋营地升级成能够提供餐饮服务和游泳池的汽车酒店。只有一两个加油泵的加油站开始成为提供全方面的服务港湾。

mom 'n pop shops on display in the Arizona Route 66 Museum

20. 贸易的发展
路边餐厅和汽车穿梭餐厅开始取代位酒店的餐厅和市中心的咖啡馆。其他的公路贸易,例如贸易站,食品杂货店,救援服务,古董店和汽车剧院开始在高速公路两旁出现。行驶在66号公路上是一项令人激动和有趣的体验,你一定可以大饱眼福。

21. 时代的终结
1957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出了国家洲际高速公路系统。受德国高速公路的启发,艾森豪威尔希望能够建设一条横穿全国的高速公路。舒适的旅行速度和期待冒险会被快速可靠代替。
美国66号公路将被5段州际高速公路取代。历史之路将被践踏和取代。因为没有考虑到旧公路的历史性,大部分的美国著名公路已经烟消云散了。随之埋葬的还有一部分美国生活:记忆,地标和梦想。
1984年,穿越亚利桑那州北部的40号州际公路开通,与任何新玩具一样,取代了人们熟悉的奇特的美国66号公路。高速公路管理处撤掉和移走了路标,绘图员将它从地图中划掉。因为没有了旅行者,曾经一度繁荣的城镇瞬间死亡。在亚利桑那州,例如温斯洛镇,威廉姆斯镇,阿什福克镇,塞利格曼镇,春桃镇,特鲁克斯顿镇,瓦伦丁镇和哈克贝瑞克镇已经被忽略,有如风中尘埃般岌岌可危。
州际高速公路和航空旅行成为了那些悠闲家庭驾车旅行度假的终结。路旁独一无二和迷人的休息区不再吸引游人,但是仅仅是从大体上看是如此。如今,食物,汽油和栖身之所在每个周都大同小异。温柔的行驶在平凡无奇的州际公路上最终带来了后果,毕竟有多少赞颂州际公路精神和神秘的颂歌?

I-40 replaces Route 66

返回所有翻译

1